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南牆集忽見櫻紅阿 濃

時間:2020-03-26 04:24:07來源:大公報

  晨曦下,忽見窗外櫻花紫紅一片,還未開放,只屬吐蕊。到真盛開時會轉為粉紅。

  花開有時,昨天還不見有顏色,經過一夜,像四川變臉般,一下子給了我這抹春色。它的快速,像有一個開花的燈掣,一按就發出這片彩光。

  王昌齡《閨怨》:「忽見陌頭楊柳色,悔教夫婿覓封侯」。這「忽見」看來也是初春的突然。春天對少婦來說,祈求的是愛人的相伴。突然轉紅的櫻花,對一個老人來說,是時光的無情。劉希夷詩:「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」這棵櫻花我手植二十五年了,花開花謝二十五次,由小樹變大樹後,萬朵齊開的燦爛年年相似。即使今年疫症流行,各種花兒仍是按時開放,不須像酒樓茶館要暫停營業或互相隔離。

  倒是這幾年有一些朋友疏於聯絡,因疫情增了掛念,就拿出地址簿來致電問候,發現簿上的前輩只剩碩果僅存的幾位,而同輩中有幾位因腦退化或柏金遜入住老人護理中心,有幾位要坐輪椅或用助行器。有幾位重聽得厲害,電話中答非所問。

  再望向有幾朵已開的櫻花,願花長好,月常圓,人長在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