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瓜 園獸性與人性蓬 山

時間:2020-03-26 04:24:05來源:大公報

  獸性與人性,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。傳統文化語境中,「獸性」基本上是一個貶義詞,比如「獸性大發」、「人面獸心」。中原士大夫瞧不起邊疆蠻夷胡虜,就往往將那些民族名字上加一個「犭」字旁。

  百年前新文化運動時期,陳獨秀、蔡元培等一批先驅,出於對民族羸弱的憂心,乃消化吸收東西洋文化,掀起一陣倡導「獸性主義」的思潮,目的是喚起國人自強,改造國民性。他們認為,歐美之所以強大,日本之所以稱霸亞洲,與獸性主義教育有很大關係。就像明治維新的啟蒙先驅福澤諭吉所說:「教育兒童,十歲以前,當以獸性主義;十歲以後,方以人性主義。」

  獸性主義與現在的狼性教育有某些相通之處。但涵義不止於此。陳獨秀論述「獸性」的要素包括:意志頑狠,善鬥不屈;體魄強健,力抗自然;信賴本能,不依他為活;順性率真,不飾偽自文。

  日常看新聞,腦子裏常常跳出獸性與人性的概念。性善與性惡是一個糾纏不清的課題。人性的光輝自然不容抹殺,但現實世界的負面看多了,真是覺得心累。人性B面的醜陋罪惡,真千百倍於獸性。獸性固然也有競爭,有偽裝,但何曾有人性中那許多的處心積慮、爾虞我詐。

  寫獸性的文字,其實絕大多數是用來隱喻人性。莫言《紅高粱》的《狗道》一章,寫紅狗、綠狗、黑狗的勾心鬥角,於魔幻荒誕中,參差映射出當時歷史舞台上各色人等相互殘殺的恐怖色彩。狗本身的獸性哪有那麼兇殘呢?

  寵物的主人們,視貓狗如己出,看重的其實不正是寵物的「順性率真,不飾偽自文」嗎。在被辦公室政治、職場傾軋、社交攻防、利益算計多重輾壓後的心疲身憊,與寵物相處,卻可無顧慮的放鬆。多點「獸性」,世界會更可愛的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