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普通讀者夢的殘酷米 哈

時間:2019-05-20 03:18:11來源:大公報

  兩星期前,我在某一間大型連鎖書店主持了一次講座,談及夢想、青春、創作。活動很成功,台上台下的分享都好豐富,大家各有立場,但都同意:在我們的城市,發白日夢不容易,但我們還是要努力發夢、發想,互相鼓勵彼此的夢與想。

  然而,夢的殘酷,往往發生在夢想未能成真,卻突然醒來的一刻。作為學者,我從事文藝勞動研究多年,關註文藝工作者受剝削的苦況。當天,當我在台上與兩位嘉賓談創作的夢與生活的難,也談到文藝勞動在這城市之廉價時,我萬萬想不到,那破夢的現實利刃,竟然即場等待着我:

  書店,沒有打算給我主持費。

  活動發生在五月,而活動邀請早於二月便開始。數個月來,我與書店人員多次來回電郵,討論細節,也讓我在事前準備好問題予嘉賓講者,一切順利、正常,直至當晚十時半,活動圓滿結束,負責人只說一句:「多謝你的參與。」我以為,或者活動太趕忙,他會在事後跟我聯絡主持費的事,於是我回到家,給他發了一個電郵。

  三天後,我終於收到他的回覆:「由於早前電郵上一直都沒有提及此項安排,故在訂立活動時並沒有安排此項費用的支出,還請見諒;再次感謝你……」那時,我在熒幕前,近乎不敢相信這是事實,然後,我苦笑了。我簡直參與了一場荒謬劇,但演在現實之中。

  一個探討文藝勞動剝削的人,主持一場鼓勵大家相信創作,相信以文藝為生的講座,卻給主辦單位告之沒有安排主持費。這事,又一次挑戰了我對文藝生態的信任,我一直以為,不主動談費用是我的禮貌,而給予勞動的報酬是主辦單位的基本責任。

  這一次,是好的教訓,提醒我,可以繼續追逐文藝的夢,但不要忘記現實的殘酷。我們都知道,今時今日,文藝活動的車馬費都是象徵性的,象徵一種對人的尊重、對文藝勞動的肯定,而連象徵性的車馬費也沒有打算要準備的話,它要產生的象徵性「誤會」實在太大了。

  (註:截稿前,作者收到書店負責人表示:基於「特殊申請」,他們成功給作者「爭取了(講者費的一半)作微小補足」。)

m.facebook.com/mihaandlouis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