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花樹下/余 靖

時間:2019-03-23 03:18:01來源:大公報

  這幾日,北方的春意也開始濃烈起來了,每到這個時節我都要重複性地感嘆:春天真是太神奇了,無論是嫩芽還是春水,即便是最遲鈍的人,也可以輕鬆地觀察到那些肉眼可見的變化。風變軟了,不再讓人抗拒,明媚、柔軟、溫和這樣的詞語,可以把「蕭蕭兮易水寒」輕巧地拂開,從試探到佔領,從喃喃細語到大搖大擺,春天的風啊,吹開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。

  花樹是風裏最招搖的顏色,它們靜悄悄的,但別看它們靜悄悄,它們有的是本事讓人們圍着它們喧鬧。玉蘭,櫻,春梅,都不會和誰客氣。在我看來,文人對花樹的觀察確實是夠多的了,大大小小,林林總總,修辭隱喻。而花樹下面又怎樣呢?我知道在孩子們的漫畫裏,花樹下有野餐,可談天,能喝酒,須賞花。很可惜,這些我是沒有看見的,但我也看見了些別的。

  學校裏的草坪,整株的玉蘭樹,玉蘭花苞快要憋不住了,感覺馬上就要噗噗噗地射擊天空,樹下也沒安靜。常聚集三兩個大爺,身懷絕技,抖空竹,從脖子到咯吱窩,從咯吱窩到腰,從腰到兩腿,繞呀繞,要不是觀賞他們,我都差點忘了人體有那麼多部位,每個部位都那麼靈活,我很想鼓掌叫好,怕被強拉去當徒弟,抖不好,反而打到自己。說起來,抖起來那可是真威風,會有忽忽的響聲。忽忽忽忽,抽打春風。草坪對面是小湖,湖裏有黑天鵝和牠們獼猴桃一樣的崽,剛抽芽的柳樹垂下樹蔭,罩着「獼猴桃」。柳樹算花樹嗎?應該不算,但柳樹會飄柳絮花兒,那麼,在文學性的眼裏,大概也能勉強算做花樹了。

  我家社區裏,有戶一樓的人家,年紀大了,常常聚了親朋好友打牌,打麻將,聲音不大,默默的,院裏有棵樹,開粉色的花,遠遠看去,極文雅。那景象,有時瞧着恍若神仙才能過的日子一樣,或許,我該上去圍觀一會兒,然後再一晃神,就人間十年了吧。

  花樹下有什麼呢?好像都是些平凡的景致。

  可我看見,花樹下有春天,有在春天裏會願意多付諸些留意的,平日裏也會發生的事。花樹下也有透明的日子,在一些特別的時刻閃光,或以閃光的姿態為人耳目一新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